いしよし小説の中国語翻訳(裏)

 

Cherry

0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09
最近の記事
Posted on --:--:-- «Edit»
--
--/--
--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b: --     com: --
Posted on 12:53:40 «Edit»
2012
03/31
Sat
Category:バラバラ話し

いしよし末期? 

为了某些原因,在决定把自己写的东西整理在台湾的早安私设上。
于是,又多了一个Blog = =
就是这样,可以直接link过去~~~

2008.8.10

===========================================================

满早之前就打算做的一件事情,也就是慢慢地偷偷摸摸地翻译一些石吉的日语同人小说。
进度一定会很迟缓,但是日本的同人写的真是太好了!!

所以,一定想要拿出来分享──虽然也没多少人想要分享吧 = =

嗯,于是,就当作是另外一种的学习。
然后,因为不想再注册新的blog了,在电车上的时间,也基本被我用来看小说。

所以,就是这样吧。

最先挑战的是ゆっち所写的「曇り後晴れ、ところより雷雨」──《多云转晴,局部地区有雷雨》
快递公司的送货员阿吉爱上客户公司前台小姐的故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b: (0)    com: (1)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by -
Posted on 18:34:10 «Edit»
2009
01/31
Sat
Category:花に願いを──玄米ちゃ

向花许愿──第2章 4 

第2章 4

“よっすぃ~今天可不会再让你逃跑了噢。”
“我不会逃跑啊。”
“话是这么说,可每次不都是逃跑了吗?”
“那有那种事啊。”

越过柜台,脸向这边凑近过来。

在这里是不能避开的。
必须看着对方的眼睛,计算者距离。

“好漂亮的脸…”

手指划过脸颊,抚摸着我的嘴唇说道。

不伦对我做了什么,对她是不能生气的。
对于这家店来说,她是重要的客人。


“ヨシ,妈妈叫你呢。”

结束休息回来的マサオさん救了我。

像マサオさん使了个眼色表示感谢。
从那个地方离开。

“又来!又是故意的对吧?我明明有跟你说不要来打扰的啊。”

“不是挺好的。让我マサオ来陪你吧?”

“不要。”
“好过分啊。我的话,接个吻什么的是没有问题的。”

“我要的是那个嘴唇。”

“只要你认真的话,很容易就能让那个家伙上钩的。”

“对她耍小手段是没用的。何况,比起那些我想要的是她的真心。”

“也是啊。越是想要逃开你的话,越是会更加想要追到手…”
“所谓的猎人呢。”

“呵呵呵,我说,要做什么?”

“不用了,アヤカさん。”


哈~
磨磨蹭蹭地走到走廊,叹了口气。

为了打发时间,去厨房做些什么吧?

“ヨシ!”
“啊,妈妈。”

“在脸颊上亲一下这样的,不好吗?”
“对不起…”

“果然还是,在害怕接吻?”

怎么说呢?
想要触摸的人,已经有了…

“──可能,因为不想那么做,而且觉得讨厌那么做…”

“哈~人家就是迷上你这种纯情的地方啊。那个大小姐。”
用着带有稍稍试探的目光瞥向我。

“真是的,做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习惯呢~如果是マコト的话,说是到了第二天就已经习惯了…不过,也好。你的卖点就是不那么廉价。”

“想玷污你那颗还没有被玷污的心,迷上你的那些客人,可能都是抱着那样的想法吧?就连我,有时候都会为你心跳加速呢,被你那双大眼睛顶上的时候。”

连忙避开视线。

“讨厌啦。开玩笑的啦。不过,万一有什么事的话,我是会好好帮你的。毕竟,把你带到这个世界里来的人,也是我。”

这么说着,妈妈对我眨了一下眼睛。
啪~
似乎还带着那样的效果音。


“对了对了,刚才你的更衣柜里,一直在‘卜卜卜’的响个不停。是手机吧?难道你把手机号码告诉客人了?那可是会被她们逮住的噢。”

“没关系。”
“啊,是吗。那样最好。”


“圭妈妈。”

对着走开的她的背影叫道。

“什么?”

转过头来,有一次瞥向我,被那样的眼睛逮住的话,是无法撒谎的。

“──不,没什么。”
“是嘛?”
妈妈就那样转身离开。


我现在,究竟想要问什么呢?

这是恋爱吗?

──这样子吗?


我很清楚。
从那天开始,一直,整颗心都被她占据着。

像现在这样距离渐渐缩短的今天,在我的内心,有一种感情不断的膨胀。

但是,可以肯定…
那个人,会拒绝这样的感情。

就像过去,我拒绝那个孩子一样,那个人也一定会……


维持现状就好了。
如果对那个人来说,我是必不可少的。
只要那个人,能够有着笑脸,我做什么都可以…


走进更衣室,打开自己的柜子。
摸着牛仔裤的口袋,掏出手机。

邮件5封。留言电话3个。

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都是从“石川梨華”这边过来的。

脸上的表情松弛了下来,

总之,现来听听留言电话──

吡…

“是吉澤さん的手机吗?
初次见面。我叫柴田。是石川梨華的朋友柴田あゆみ。
梨華ちゃん今天在新入社员的欢迎会上喝得大醉…
等下,梨華ちゃん,你没事吧?
啊,对不起。
梨華ちゃん一直吵着说要给吉澤さん打电话。
等,等下。啊,对不起,等下再打给你。”

什么啊,什么啊?
接着,是第二通。


吡…

“啊,我~是藤本。初次见面。
梨華ちゃん说要和心爱的吉澤さん见面,吵得要死。
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了,很麻烦啊。
现在我们真要把她带回来,不过,你的打工什么时候结束呢?
喂!梨華ちゃん 不行啦…”


搞什么吗?这究竟是在?
接着是,第三通。

吡…

“我说,快来见我啊!现在马上,过~来!
听到了吧?ひとみ!
  阿嚏!好冷噢…”

高高的甜甜的声音,一直传到耳膜里。
胸口一下子紧缩起来。

ひとみ、吗?…


握紧手机,站起身来。
脱下西服背心,套上夹克外套,取出机车的钥匙。

冲出更衣室,对着正好经过的マコト说道。
“那个,我过1小时,啊,30分钟就回来。你好好帮我跟妈妈说一声。”
“俄~我才不要呢,你自己说啊。”

“拜托了。”
阖上手掌,向マコト弯腰拜托。

“今天结束以后的打扫我一个人来做,好吧?”


マコト厥着嘴说:“真拿你没办法。可是ヨシさん不在的话,会很显眼,你快一点回来啊。”
“我知道了。”

“真是的。要是没经过就好了。真是,我运气太差了。”
“マコト!I Love You!”

“哈~说起来,你干吗要对我说这个啊?一般来说,这不是应该说了让客人开心的吗?因为前辈的关系,害的我去抱别人都不行。亲一下脸颊什么的,不就是像打招呼一样么?”

“说的也是。”

“就是啊。你要是知道的话──对了,マサオさん!!ヨ、ヨシさん她?”

“啊,那家伙要去哪里啊?又有新的客人来了,刚才开始就在找她了。”
“啊,不是啦,总之,就是…”

“就是,什么?”
“突然肚子痛,好像要在厕所里呆个大约30分钟左右吧,刚才她是那么说的!”

“──傻子啊,你…”


按着门铃,没有回答。
虽然房间里的灯开着。

敲了一下门。

扣扣。

“我是吉泽。前辈,我是吉泽。”

完全没有反应。

试着转动了一下门把,很顺畅地转开了,打开门。
心中荡起讨厌的预感,慌忙踏入房间。

“前辈!”

眼前是穿着西装睡得东倒西歪的三人的景象。


“──真是的。”
大家都会感冒的,这样下去的。

睡在床上的,看那张脸,是藤本前辈,一定。
把杯子压在身下,已经沉入梦中了。

抬起她的身体,将被子拉了出来,替她盖上。

这样的话,西装会变皱,但也没办法了。
各位,都是自作自受。

躺在沙发上的,是柴田前辈。
趴在沙发上,一条腿垂了下来,内裤整个露了出来。

将她的腿抬上去,从橱柜里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



最后是这家的主人。

伏在沙发前的矮桌上,爆睡中。

“前辈。”

小小的肩膀要动了一下,却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这样下去什么什么都不盖的话,这样的姿势真是太可怜了,而且会感冒。

瞄了眼橱柜,除了夏天用的毛巾毯之外,什么都没有。


没办法了。

暂时走出房间,往自己家走去。
抱着毛毯和杯子,再一次回到石川家。


把毛摊铺在下面,再盖上被子的话,至少会舒服一点吧。

将一旁的杂物,杂志之类整理到屋角,铺上毛毯。
再一次,出声叫道。

“前辈,睡到这里来吧?”

为了不吵醒藤本前辈和柴田前辈,尽量小声地说道。

“我说,前辈。”
“…嗯,嗯?”

原以为是已经醒了过来,结果却是往反方向转去,继续呼呼睡去。

这样下去可不行。
没别的办法了。

从侧面将前辈拉了起来,接着抱住。
轻轻放在毛毯上。

“嗯,呜~”

正想着她是不是要伸个懒腰,却蜷成了一团。
很冷是吧?

盖上被子,关上了灯。



好可爱…

想着要立刻就回去的,却又想要再多看几眼,坐在了她的边上。
淡淡的光照在她的睡脸上,毫无防备,天真烂漫。

自然地伸出手去,没有多想便触上她的脸。


眼睛稍稍睁开。

“──し、ざわ、さん…?”

眼睛的焦点还没有对上。
在梦中,对你来说我也是必须的吗?

于是就那样抚摸着她的脸颊。

“──怎么了?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前辈叫我过来啊。”
“我,吗…?”
“现在立刻给我过来,这么说着,还打了个喷嚏。”


打喷嚏…?
似乎小声的这么说了一句,拼命和睡魔战斗着的前辈。

“因为和你约定过,所以拼命薰来了。”
“…呵呵。真的是我叫你的话,就会飞奔而来呢。”
“是啊,锵锵锵锵这样。”

你笑了起来。


那个,前辈。

“──在公司,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

一下子,表情变得暗沉。
闭上眼睛,眉间挤出皱纹来,眼泪溢了出来。

拇指轻轻地,抚上你的眉间。
你是这么的惹人恋爱。
你的痛苦,悲伤,我会全部把它吸走。


“我犯了个,很大的错…”

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被狠狠骂了一顿…明明是很重要的合同的电话,我却…”

再一次,溢出的眼泪。
我会把它们全部擦掉的,所以放下心来也没关系。

“我,翻了那么大的错,被那么教训,要怎么办才好…”

“我来给你奖赏。”

俄?

吓了一跳似的睁开眼睛。


“前辈有在努力啊,我是知道的。因为我知道,你每天睡觉以前,都有好好学习。”

“…怎么会?”

“床头柜上有放着商业的书籍不是吗?因为书签的位置每天都有一点点的改变,所以一定是每天都有在好好学习啊。”

所以…

“不管犯了什么错,不管被怎么训斥了,前辈在努力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抚摸着她的发迹线,就势反复抚摸着她的头发。

“为了让你做个好梦,在前辈睡着之前,我都会像这样在前辈的身旁的。所以,请安心的睡吧。”

前辈的眼里又一次地流下眼泪来。

“不好意思。我又,在撒娇了。”
这么说着,前辈紧紧闭上眼睛。

这样也好啊。
不论何时,我都可以让你尽情地撒娇。

“晚安。”

在前辈再次睡着之前,我都会在你的身边,抚摸着你的秀发。
tb: (0)    com: (0)
Posted on 18:31:54 «Edit»
2009
01/31
Sat
Category:花に願いを──玄米ちゃ

向花许愿──第2章 3 

第2章 3

按照约好的,那以后吉泽每天都会来我家,给我做晚饭。

当然,食物的钱是我们分摊的。

在这方面,我想要算清楚。
话是这么说,说起来我可是A型血。
该怎么说呢?
我呢,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会很计较。

总之,吉泽在打工的这天会在打工前过来,一起吃饭,接着就这么出门了。但是,如果在没有打工的日子,吃完饭,吉泽就会泡上好喝的红茶,和我慢慢聊天。

仅仅是一起吃饭也好,能看到吉泽不同的面也好就已经让我很开心了。可是,能够慢慢来的日子,早上刚醒来,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的,就会变得情绪高涨。

因为,会想今天你会做给我吃什么呢?
今天又能看到你怎样的一面呢?
这么想着,心就变得鼓噪起来。

即温柔,又喜欢恶作剧。
明明可以用手去抓虫子,却又讨厌蛇。
外表有些男孩子气,意外的随身的小东西却又很可爱。
年纪比我小,却总摆出一张大人相的脸来……

在发现你不同的面后,变得想要更多得了解你。


昨天说了:今天是入社式,所以虽然有打工,但会花功夫,为我作上营养丰富的一餐。准备好之后,只要加热一下就是很棒的早餐。

仅仅如此,就会觉得有了今天要好好加油的心情。

好!

站在镜子前,鼓起干劲。
终于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能够一肩挑的社会人了。

穿上西装,拉直,变身成干练的OL。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说实话,比起期待更多是满满的不安。


“糟了!”
看了眼时钟,已经到了非出门不可的时间了。
明明想要像个成熟的女性那样,时间充沛地优雅地去公司的说。

关上煤气,锁上窗,又从头检查一遍,再度瞄了一眼镜子。

好想让吉泽看看噢。
穿着西装,正正经经的我的样子。

虽然说回家后吃饭的时候也可以让她看,但是最想让她看到,然后说“前辈真行噢”这样。
似乎被她那么说的话,不安也会烟消云散。

没办法了。
如今这时候,她应该在睡梦中吧。


在玄关穿上鞋,忽然注意到信箱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取出一看,是一张留有右上倾斜的漂亮的字迹的留言条。

“路上走好!今天我也会做了好吃的等你,所以请加油啊!”
最后,是一个Peace记号。

不由得笑出声来。

好!
要加油了!

好好锁上门,走下楼梯,对着吉泽的房间小声地呢喃:“我走了噢。”




一天总算是结束了。
今天是集中研修。
这个星期,会像今天这样一直持续集中的研修。
从下周开始,就会决定各自的配属。

柴ちゃん也好,美貴ちゃん也好因为已经订下了要去的部门当然是很有干劲。

我呢,那个,说是那里都行也可以,其实是没有挺起胸膛说:我要干这个的地方。

当然,还是会全身心投入地工作的。
要是给我一个适当的判断,让我去最适合自己的地方就好了……


“好累啊~”
“今天连美贵我都难得紧张啊。”
“真的是觉得肩膀都僵硬了。”

一边说着,柴ちゃん转动起肩膀来。
回去的路上,三人一起走到车站。

“啊~又要坐那个可以把人挤死的电车啊?”
“美贵今天被人推着,都快弯成虾米了。”

噗~
想到美贵弯成虾米的样子,真是好笑。

“真的呀!我站在门那里,不断地被人推,以为我是花样滑冰高手吗?”

啊哈哈哈~

“那个,那个,我们现在三个人一起去吃饭吧,算是为自己入社庆祝一下。”
 柴ちゃん提议道。

“赞成!”美貴附和着。

对不起,我…
低着头小声地说着,一边偷偷瞥向美貴。

“是和那个心爱的吉澤さん吗?”
“什么心,心爱的…”
“今天也给你做饭啊?难不成给你做了庆祝的大餐?”
默默地点了下头。

“好好噢~ 梨華ちゃん。恋爱中的少女的感觉!”
“是吧?”

“等一下啦,吉澤さん是女孩子啦!”

哼哼哼,两个人抿着嘴贼贼地笑着。

“我是说真的啦!”
“是啦是啦。我明白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二位了。是吧,ミキティ。”
“是吧,柴ちゃん。”
两个人虽然有点寂寞,但还是可以去小酒馆的。
一边说着一边居然还勾肩搭背起来。

“真的啦,我是说真的!”
“是啊,是啊。知道了啊。梨華ちゃん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这一点美貴我们是了然于心的。”

“那,为什么还要说什么,恋,恋爱的…”

“因为,梨華ちゃん看上去就是恋爱中的少女的样子嘛。”
“就是就是,都和你认识四年了,美貴我们看起来就是这样啊。梨華ちゃん的恋爱。所以,就是好像有什么要开始的感觉,看上去?”

“所以我才说,是女孩子啦!”

“是是,我们知道了!那么,我们走吧,柴ちゃん。”
“走吧走吧。”
立刻就动身离开的两人。

“等,等一下啊!”
“再见。”
“明天见啊。”

始终保持这一脸贼笑的两人一边走着,一边挥手。


真是的,说什么“恋爱中的少女”的…

吉澤さん她是女孩子啊。
两个人明明都知道我的梦想的…

有气无力地向车站走去。

那个,我是喜欢吉澤さん的。
也想要和她早点见面,想要和她尽量久的呆在一起。

心跳变快的事情也是有的。
但是,那个是…

那个是…

不一样的。那个不是恋爱啊。
因为,我的梦想是…

够了啦!
都是因为那两个人说了奇怪的话,害我在这边胡思乱想。

那个不是的。
不是恋爱什么的。

“那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如果让吉澤さん那样说的话,她肯定会这么回答吧。

用力点了下头,加快了走向车站的脚步。

好痛…

刚才开始就忍着痛在走,但是,鞋子磨脚得很厉害。
停下脚步,脱下鞋来,后跟的地方在出血。

只是穿了稍微跟高了一点的鞋子而已,不行吗…

没有习惯,穿着这样的鞋子走一天。
可是,居然就会变成这样吗?

重新又穿上鞋,立刻很明显地痛了起来。
果然,要是在车站那里叫了出租车就好了…

离开公司前,是有点痛,可是总想着还是可以走的,而且,就这点事还不能习惯的话,怎么能变成了不起的OL呢。

一迈开步子就痛到不行,果然还是有点不行…


想着稍微休息一下,走进旁边的公园,坐在长凳上。

脱下鞋子,再次确认了一遍。

长统袜上也沾上了血,用纸巾擦拭一下。

好痛!

连忙往伤口吹气。

哈~

真是的,根本就不是什么了不起的OL啦…
这样的话,也谈不上干脆利落,会让吉澤さん感觉幻灭吧…?

啊~
吉澤さん应该在等我吧?

要是问过她的联络方式就好了。
毕竟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必要的说。

加油,该回去了吧…

这么想着,正想直起腰时,在公园的入口突然传来急刹车的声音 ,一辆机车停了下来。

穿着红色骑手装夹克外套,带着白色全罩式头盔的人,以惊人的气势朝我这边飞奔而来。

什,什么,是朝这边来的?!
等,等一下!

难,难道,是打算要,袭,袭击我?!


忍住痛,穿上鞋子站了起来。

在这时间里,那个人不断地向这里接近。
等一下,等等!
慌忙间正打算要逃走之际,却那个样子站着被那个身姿给吸引到了。

保持着防御的架势…

……在哪里,好像…?

怎么回事呢?
头脑混沌一片,无法好好地回忆出来。

在头脑的深处,似乎有什么在拉动我。

大红色的外套加上白色…

──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有没有…?

紧盯着靠近我的那个人,我变得无法动弹。

“前辈!”
俄?
“我在找你啊!”
那个人在我的面前摘下了头盔。

“吉澤さん!”
“太好了,你没事…”

“你在找我?”
“因为很晚了,我在担心你会不会出什么事。就在这一带转来转去。”

“对不起…”

呼~

吉泽大大地吐出一口气说道:“不过,真是太好了。我超担心的。该不会遇到事故什么的…”
说着,脱力似的坐在了我刚才坐着的长登上。

真是太好了。
一边笑声说着,一边伸展开两条长腿,撩起头发,看着我微笑起来。

我的心脏响起剧烈的跳动声。

“让,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在这种地方一个人坐着,是准备暂时休息一下吗?”

在吉泽的身旁坐下,又一次脱下鞋来,给她看脚后跟。

“哇!这可真糟糕。你要是联系我的话,我会来接你啊”

“可是,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啊。”

“啊…是喔,所以我也才只能来来回回地找你。”

呵呵
哈哈

两人的小声重叠在一起。

突然,吉泽在我的面前蹲下身来。

“怎么了?”
“背你。”
“哎?”
“好了,快点!”

心跳的声音开始变到有点吵闹的程度。

“不,不用啦。没关系。”
“很痛不是吗?”

这么说着,看到你回头的地方,站着心动不已的我。

不是,不是这样的。
才没有心动呢。
我和吉泽的关系,不是那样的…

“我说了没关系的啦!”
为了否定自己心情一般,毫不犹豫地大声说着。
吉泽避开了我的视线。

“对不起。”
吉泽背对着我,静静地站起身来。

“啊,不,不是的。真的没关系,所以。那,那个,能不能借你的肩膀用下啊?”

她默默地点了下头,仍然没有看向我,只是拉住我的手,从一旁支撑住我。

怎么回事…?

为什么,胸口会这么的疼痛?
为什么,会变的想哭?

我,究竟是怎么了?


吉泽配合着我的,慢慢地走着。

因为休息的关系,伤口变得更加到、疼痛了。

一定要说些什么。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却没办法好好说出口来。


走到机车停靠着的地方,吉泽默默地脱下夹克外套。

“不好意思,我只有机车…后面,用这个档一下的话,应该可以跨坐上来吧?”

“─嗯。”

“这个,请戴上。”吉泽递过来一顶颜色不同的头盔来。

这是,谁的东西呢?
有,特别的人,存在吗?

胸口像被针刺了一样疼痛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吗?!为什么,刚才开始,又是心跳加速又是心痛的。

对了?
是因为今天被芝ちゃん和美貴ちゃん说了奇怪的话才会这样的!
所以,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反而在意起来,连带着奇怪起来。
一定,是那样的!

“──前辈,那个头盔太紧了吗?”
“俄?”
“刚才起,你就一直戴着嗯嗯的点头。”

唉!

“不,不是的。没事啦。只是,稍微在想点事情。”

“想心事需要这么点头吗?”

一边说着,一边帮我脱下鞋子,坐上机车。

“请抱紧我噢,紧到看不到前面那样。不是抱得那么紧的话,可能会被甩下去…”
“会,会摇得那么厉害么?”
“嗯。想大地震那样,左右摇晃。”

“──你在笑呢。”
“哈哈哈,被你看穿了?总之,很危险就是,请你抓好啊。”

看着吉泽戴上头盔,握住车把,我连忙抱上她的腰。

“那要出发了,真的很危险。请不要客气,狠狠地抱住我。”
放在她腰上的手,被她用力往前拉了一下。

“好了,情、请抓紧了。”

噗噗!
我正寻思着引擎发动的声音还真够响的时候,车已经窜了出去。

啊!
好像会被甩到后面似的,我慌忙抱紧吉泽。


紧紧贴在她的后背上,可以感觉到她的体温。

我,还在心跳不止…


到了最近的一个信号灯前停了下来,吉泽回过头来说大声说着:“我会尽量找人少的路走,前辈的内裤好像会被看到。”
“等一下!不要说的那么大声啊!”
“可是,不大声的话,听不见不是吗?”

透过后背可以感觉到她在笑。
于是轻轻地打了一下她的背。



信号灯变成绿色之后,车子继续前进。
因为有着不错的学习能力,所以吸取刚才的教训,用力的从背后抱紧她。

可是,这一次,车却开得很慢,很小心。
绝对不会发生被甩到后面去那样的事。

“等等!刚才你是故意的吧?”
为了让她听到很大声地说。

“听不见!”

“就是说,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

“我─说─!你是故意的吧─!”
“说什么?”

够了!

一边笑着,一边靠上轻轻颤动的后背。

和你在一起的话,无可救药地会变的开心。
那就好像是,我自身被包裹起来一样,从内心深处,有一种温暖在扩散开来。

对我来说,你是任谁都无法改变的存在的。

那么重要,而且──
是如此可爱,值得依靠,又非常重要的后辈…

──应该,只是如此而已……

明明好好的得出结论来,可是为什么,心中却又闷又痛?
tb: (0)    com: (0)
Posted on 16:27:22 «Edit»
2009
01/13
Tue
Category:短編

爱的结晶--玄米ちゃ 

最近很喜欢的玄米ちゃさん的短篇作品,充满了小neta,只要是1444放看来,都回会会心一笑吧?


对某些象声词完全无能的,脸越来越红──是说,我要纯情到几岁才罢休啊?
总之,没有检查错别字 = =

==================================================


爱的结晶

“这个,是不是露太多了啊?”

你一回来就把那个往桌上一丢,盘坐下来。
双手抱胸,简直就像一徹一样。

每次我都会变成多美子,不过今天我可不想看着你的脸色,这次我决定绝对不顺着你。

因为,拍得真的很好不是?
其实每次都是,想要第一个得到你的夸赞。

你静静闭上眼睛,等着我的回答。

“这是工作啊。没办法不是?”

这么说着,讲正在读的杂志打开。
这次,看脸色什么的,绝~对不干了!

什么?
这么说着的你挑起半边眉毛来。

哼。

“……什么啊,那态度。”
一下子声音压低了。


哈~
真是的,每次,每次出写真的时候,都要这么来一次。

“这算什么,完全就是引诱我的时候的眼神啊”
“这件比基尼也太小了!”

啊~好吵,吵死了。
决定就这么无视她,将背对了过去。

“总体来说,你胸部露太多了吧!”

“还骑什么马。你这不是じゃじゃ馬那的意思吗?”

你这个笨蛋!
真是每次,每次都要这么唧唧歪歪。

也该差不多了吧,请习惯啦!


“哈~”
为了让她听到,故意大声叹了口气。

今天要不要去圭妹家呢?
这样下去的话,非吵架不可。


阖上杂志,站起身来。

那个,知道吧。
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所以我不想吵架。

稍微早了一些,把事务所送来的写真集握在手上,这个那个的没完没了。

一言不发地整理起喝完的杯子,向厨房走去。


“为什么不说话?”
保持着盘腿而坐的姿势,问道。

“你也说两句啊。”

啊,真的是很久没有被这么说了。

最近呢,正面冲突什么的,完全没有

互相都是大人了,在这么说下去一定要吵架的,会感觉到这种微妙的趋势。



像是因为坐太久腿发麻了,你抖动着腿向我这边走过来。



一定,你会紧紧抱住我。

“为什么要生气呢?”
“我讨厌这样啊,我不想让人家看到梨華ちゃん这样的样子。”
“这我也是知道的啊。”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吻我。


然后就这么和好。
交往了这么久渐渐记住的,两个人的节奏。


“你给我转过来!”

俄?

不由得大吃一惊,看向ひとみ。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一脸怒容了。
怎么了嘛?


“这样子的话,根本不用再说下去了。”

“什么啊,你这口气!”

狠狠地瞥向对方。
视线撞在一起。

──不行,要吵架了。

由我先避开目光。

“什么啊,你倒是说话啊!”
手腕被抓住了。

“放开啦!”
毫不犹豫地甩开ひとみ的手。

紧紧咬着唇。

为什么,今天会这样冲突起来?
生日前吵架,真讨厌啊…


“──我去圭妹家…”

“逃走是吧?”
“不是的。”

我说,今天的ひとみ,很奇怪呢。
用那样的口气说话,最近一直都没有过…

“哈~,够了,我去洗澡了…”
想要从你的旁边空隙里溜过去。
算我求你了,让我的头脑冷静一下?

ひとみちゃん呢,一定是明白的。
只是看了写真集,又那么点,不爽罢了?

这次是手臂被抓住,强硬地用力将我拉过,面朝她。

“好痛!”
“话还没说完呢。”

“你要说什么呢!难道准备说,现在就给我停止发售吗?”

为什么今天要死钻牛角尖呢?
想要在这种时候吵架是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是这么想的。”

“真差劲!我可没想到会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话。根本不可能不是吗?闹够了啦,把手放开!”

“不要。”
“什么啊,够了!”

“放开啊!”
“不要。”

“不要不要的,不要想个小孩子一样说话!!”

想要甩开她的手,ひとみちゃん却抓得更紧了。

“我说了会痛!”
用尽全力挣脱开来。

“什么啊!就算是我,也一直在忍耐讨厌的事情啊!”

“哈?什么啊,你倒是说说在忍写什么?”

已经,受够了,好生气!
既然你那么问,那我就说了!

“那,我就说给你听听。基本上,egg的几个孩子看见你就兴奋地叫,被你迷住了啊。在LIVE的时候那样抓住仙石先生的下巴,才会让她们对你有那种感觉啊。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让你在PV的时候吻我啊!”

“Come Together 那个?”

“是啊!因为我有说就像平常那样来,想在家里我要你来,你就会来吻我那样。我想,这样就好了,让音乐Gatas的小孩子们看到的话,我就可以放心了,可是你呢,在LIVE上做了那样的事,仙石先生现在看到ひとみちゃん你,两只眼睛里可都是爱心了!”

“是吗?”

“就是啊!さゆ也是啊,对ひとみちゃん也是死心塌地不是吗!那都是因为你对她放电啦!”

“才没放电呢!”

“有啊!ガキさん一约你,你就住到人家家里去了!”

“ガキさん不用担心吧?”

“话是那么说,但是,但是,你有抱着人家肩膀吧?”

“有啊,可是ガキさん喝醉了,没办法走回去,我也是没办法不是吗?而且,我明明好好向梨華ちゃん报告了。”

“如果对方对你有那种感觉了,你要怎么办呢?”

“俄~要怎么办呢?”

“切!真让人窝火!就是这种地方,我最讨厌了!!”

“别的的?”

“最近,老是在别人面前哭,那也讨厌啊!哭起来可爱的脸,明明是只属于我的东西!”

“哈~”

“大家不都是夸你可爱吗!说什么,吉澤さん虽然很帅气,但是看到那种样子,一下子母性本能就被激发了之类的!”

“呵~~”

“呵什么啊!”


“还有别的吗?”

“当然有!”

“什么啊?”

“ひとみちゃん,更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啊!”

“哈?”

“就算是已经看习惯了的我,近距离看到那样的脸,也会心跳不是吗?”

ひとみちゃん突然睁大眼睛。

看嘛,就是那个表情啦……


“……不要,让我那么不安啊…”

眼泪掉了下来。


变得不能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的说给你听。
工作也好,私下也好,过于理所当然地总是在你身边。

不想在意那些小事。
因为你对我的爱,远远超过这些。
虽然你总会让我放心。
可是,点点滴滴寄来起来,还是会变的有些不安。

“──对不起,是我太奢侈了。”

这么说着,你温柔地将我包绕起来,紧紧抱住我。

“终于,可以让你一吐为快了。”

俄?

惊讶地抬起头来。

ひとみちゃん恶作剧似的笑着说:“偶尔奢侈一下也不错吧?”
这么说着,擦掉我的泪水。



“一吐为快,怎么回事啊?”

“不是啦,最近啊。梨華ちゃん好像一直有话想说的样子,可都吞下没讲。我有点担心啦。”
这么说着,有些害羞似地挠了挠自己的鼻头。

“梨華ちゃん你呢,积累得太多不是会爆发吗?我知道你应该已经积累了很久了,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突然爆发的话要怎么把呢,有些担心。所以就找圭妹商量了…”

“什么时候啊?”

“嗯?排练的时候。”

这么说起来的话,在楼层角落,两个人有在说话。
当时是想一定是在确定表演的方式什么的。

“圭妹说,不如试着吵架看看?”

头发被轻轻挽起。

就是这样的小动作。
好像因为太眩目而眯起来的眼睛。
即使现在,都让我心动不已…


“你们两个啊,最近虽然公开下竟是打情骂俏的,但重要的话不是都没说过吗?圭妹说”

“重要的话?”

“喜欢啊,爱你啦,之类的?”

的确,最近好像都没有过…
好像,就算不说,也变得能够了解互相的心情…

“还有呢,就是任性。”

“任性?”

“嗯。圭妹那么说的。‘虽然说只要看对方的眼神就明白了。但是你们是要做隐居的夫妻还是怎么样。不也才20出头吗?’心里在想什么一定要交流。不然的话,就算没有肉体关系也是可以在一起的。不如,最近趁机说出来吧。”

手贴上我的脸颊,拇指抚过唇瓣。


“我可不想那样。”
说着,轻点过我的唇后,将我紧紧搂在怀里。

“这么诱人的身体,可是我培育出来的。”

我的发丝上,也落下点点轻吻。

“让人家看你穿泳装,我还是不怎么喜欢得起来,可是呢,因为是我的,所以也觉得有些得意。”
你温柔的吻上我的耳朵,小声说着。


“写真集,超漂亮的噢。”


“不单单是这次噢,每次都是那么觉得的。最可爱,最漂亮了。”
一边低声细语着,一边在我的脸上细小的每一部分落下吻来。

你甜美的呼吸,甜美的低语…

“让我自豪的恋人。”

唇瓣重合了。


很久没有这样对我说了。


“我喜欢你噢,梨華ちゃん。”

眼角溢出泪来,将脸埋进你的胸口。


“我说,你没有要对我说点什么吗?”

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我的发丝。
我盯着你的那双大眼睛,说道:

“喜欢ひとみちゃん,世界第一,啊,宇宙第一!!”

“好寒~”

又来!
就是因为你总那么说,我才变得说不出口了啊!

“可是,我很高兴噢…”温柔地微笑着说道。
你看,这下可好,我的心脏又一次强烈地跳动起来。

“可是,你还真是没变呢,会吃醋。你看现在的我,我眼里可是只有你一个啊,知道吗?”

那个啊,要是是以前那样做的话,一定会让我搞得更害羞。

“仙石先生那个呢。梨華ちゃん在MC的时候不是有稍微提了一下么?我在舞台旁边听到,做了个很大的胜利pose噢。”

哧哧地笑着,恶作剧时的小孩子样的脸。

“哇!嫉妒了,我说你嫉妒了。”

“笨蛋!”

“公开吃醋噢,来了!我这边说结果被まいちゃん打了。”

真是的,这种地方,太孩子气了,完全没有改变。


“还有最近啊,没办法忍住流泪了,也是梨華ちゃん的错啊。”

“我的错?”

“因为梨華ちゃん总是说‘不要忍耐啊。我会帮你藏好的,安心地哭也不要紧。’每次都那么抱着我,结果养成习惯,变得忍不住了啊。”

“是那样啊。”

“是啊,所以说是梨華ちゃん的错。”


“因为梨華ちゃん很能包容我才能让我放得下心来,变得诚实起来。”

“ひとみちゃん…”


不是的。
真正能够包容的人,是你才对。

每次都是,你先想到,把我心里小小的芥蒂扫得干干净净。

“ひとみちゃん,最喜欢你了…”

“再多说几次吧。”


看,每次关键的时候,你就要拿我开心。

“──喜欢,喜欢到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多久没有这样了呢?
像这样看着你的眼睛说出来。

“心跳得好快噢,我。”

你搂过我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口。

“被梨華ちゃん凝视,即使现在,都可以心跳这么快啊。”

“我好高兴。”

我们两,最近是不是太沉着了?


“圭妹那家伙,说我们很没劲啊。说石吉就不能更刺激一点吗?”

“什么啊,那个。”

“我可是有对她说,那个就放过我们吧。不过,今年要更加恩爱。”

“要让大家都放弃那样吗?”

“是啊。我也那么说了,圭妹说‘那可是大欢迎噢。’”


“那么,非去趟很久没去的圭妹家不可咯。”

“那样的话,不如在圭妹家H吧?”

“笨蛋!”

哈哈哈。


你笑着,在我的耳边轻声说:“让我们更相爱吧?”


赞成。

明白你话里的意思,吻上你的唇。

接触的瞬间,像是满意的思绪互相撞击一样,互相间都变得激烈起来。





嗯,嗯


ひとみちゃん的呼吸也变得混乱起来。

“哈,啊,那个,梨華ちゃん,去床上…”

互相脱去对方的衣服,纠缠着倒向床那边。

“我说,超,心跳超兴奋的,我。”

从上方看下来的你说着。

“好像第一次那样。”

真的那样呢。
我的心跳也非常的快。


“对不起,今天大概没有余力做的很温柔了。”

好啊。

只要你喜欢就好,顺着你的意,抚摸我吧。


“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可没法完事了。”

“随你高兴,不管到哪里,我都会跟着你的。”

“说了,讨厌认输啊!”

呵呵笑着,你温柔地吻过来。


开始的信号。

每次都那么说,没办法温柔起来。
可是每次,都会温柔地抚摸我的你。

感受到爱的瞬间──果然,对于我来说,你永远是我的王子殿下。

“梨華ちゃん是公主殿下。”

“又想起Dinner Show了呢?”

“没关系吧?”
“嗯…”


ひとみちゃん的手,舌,唇,再一次让我沸腾起来。


“好,带你进入梦的世界吧。我可爱的公主殿下。”


和你在一起的话,无论哪里我都会去。
因为我已经把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了你。

手臂环绕上你白皙华润的后背。

“下一次的写真集,要让这里发育的更好才行。”

这么说着,慢慢地抚弄着我的膨胀。


嗯…哈…啊啊~

被你所爱的部分,正是我的身体所得到的满足。

“我爱你,梨華…”
“──我也,嗯~爱,你…”


爱,真的是很了不得的东西。
像这样,即使一直在一起,也看不到极限。

还能更深刻。
更加,更加,更加地爱你。
有这样的自信。


“梨華ちゃん的写真集,是我们爱的结晶。所以…”

“所以,肯定是最棒的。”

是啊。

只要你还在我的身边,我就能继续闪耀下去。

能够遇见你,太好了。
能够喜欢上你,真的太好了。

能够被你所爱,是最大的幸福。

那样想着,化作语言。


“我说,把这个喝下去,会不会变成毒药?”

“什么啊?”

“或者是装作喝下去的样子,然后吐掉比较好?”
贼贼地笑着的你:“要不要试试看,来吃一下?”
“当然了。”
这么说着,用唇堵住我的。

不行啦,这样子。
要更加,好好的吃下去啦。

换过彼此的位置,交叠在你的身上。


追上你的舌,重复着重复着交缠在一起。

更多的,想要能够融合成一体那样。


唇瓣静静地分开之后…

“怎么样?”
看向下方的ひとみちゃん。

“超,甜的噢。非常非常的美味…”

说着,又将我拉近,又是一个吻。

“可以,把你全部吃掉吗?”

好啊。
反正我是你的啊。

“这里,也可以一下子吃掉吗?”

话虽然粗鲁,可是抚上身的手却那么温柔。

好啊。
如果你喜欢的话,就请品尝吧?


你稍稍扬起身,含住膨胀,似乎很满意那味道似地用舌头旋绕着前端。


“哈,嗯啊…俄~
那个,好吃吗?嗯?”

“哈~嗯,超,好吃的。”

ひとみちゃん兴奋起来。

“对不起,几天,哈,会变的很激烈的,样子。”

这样的ひとみちゃん,很久没有过了。

更,更强烈地要求我也可以噢。

“哈…,嗯,梨華…”


再一次的交换位置,ひとみちゃん又欺上我的身子。


(啪嗒…)

唉?

“啊!!ひとみちゃん,鼻血!!”

“真的?”

薰快抬起头来的你。

“看啦,快点用纸巾堵住啦!”

手伸向枕边,将纸巾递给你。

“躺下会比较好吧?”

从我的身上翻下,平躺在一旁。
就那么裸着身子躺着,鼻孔里还塞着纸巾的样子……

“哈~~真倒霉…”

“没事吧?”

“没事。所以,就这么塞着继续好吗?”

“不行。”
“说的也是呢。”

“梨華的胸部,从下面看上去,太兴奋了。”
“不是一直都那样看的吗?”

“不是啦。不知道几天怎么好像更加诱人了。”
什么啊,搞得像评论一样。

“对不起。马上,就止住的。3秒就止住了。”

“那么,3,2,1。”

拿掉塞着的纸巾。


(咕噜)

“不合格。”

“稍微等下,等下啦!再给我5秒钟。”

“不行!你好好躺下吧?”

虽然可能只是鼻血而已,可还是会担心的。

从床上起身,捡起掉在下面的内衣穿上。

“等下,干嘛要穿啊!”
“等等啦。求你了,我会好好把鼻血止住啦。”

“你给我乖乖躺着。”

放心啦,我只是去拿些冰过来。

冰镇一下会比较好。
大阪的LIVE之后,不是有明白吗。

“等等。等下下啦。梨華ちゃ~ん…”

有点像捉弄一下她。
因为,在那样的地方停了下来啊。

正在不吭声地走出房间时,背后传来“咚”的一声。

“痛!腿抽筋了!!”

从床上滚落下来,叫着。

哈~在搞什么啦!

“等等!我求你了,给我个机会复活啦!”

“啪嗒。”
我关上门。

拿着冰块和伤筋胶布回到房间。

床下那家伙裸着身子,蜷成一团,鼻子里还塞着纸巾──

远远称不上是王子殿下的样子…

不过就算这样,还是我最重要的,最喜欢,最喜欢的王子殿下。

“好啦,块糖下。我帮你把脚上的胶布也贴上啦。”

“那个,那个,可以继续吧?不要跟我说今晚上不行啊?喂?喂?”

“好,好。我不会说的,所以你可以放心了。”

好!
居然还做了个胜利Pose。

“绝对,今天要做啊!”
“好啦。”

“我会加油一整晚的。”
“真的没事吧?”

“嗯?大概,恐怕,应该…”

够了啦!

不过,真的,没关系吗?

夜色还很长呢,两个人慢慢地升华不好吗?

今天不行的话,还有明天啊。

因为,以后也会一直,不论何时,都陪在你的身边。
tb: (0)    com: (0)
Posted on 17:24:44 «Edit»
2008
10/03
Fri
Category:花に願いを──玄米ちゃ

向花许愿──第2章 2 

第2章 2

“嘀零零零零”

“……嗯,已经,天亮了?”


摸着床板,将闹钟按停。
意识还在朦胧中,转了下脖子,阳光从窗外射了进来,看了下钟,居然已经是下午了。

慌忙从床上跳起来。

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桌子上,留着一张写有漂亮的斜向右上的文字的留言条。

“看你很舒服的睡着了,我没有叫醒你就回去了。不去研究室露个脸可不行。门我锁了,钥匙丢在信箱里。还有,我想花就要开了,所以给你设定了闹钟。”

冲向阳台。

开了!
白色的可爱的小花,只开了一朵。

太好了!

双手不由摆出“胜利”的姿势来。

这可非得告诉吉泽不可,我冲出房间。

虽然按了门铃,但是没有回应。
可能还没有回来吧。

就那样没有睡觉去学校了。
我做了件坏事…

再一次回到房间,留下花已经开了的纸条,轻轻丢进吉泽房间的信箱里。

完全不会厌呢,看着那仅仅开放了一朵的花。
因为是倾注了我的爱而培育的花嘛,所以高兴也是没办法的事。

可是,这居然是豌豆花,有点不可思议。
虽然谈不上什么梦幻了,但是就像吉泽说的,真的是可爱的花。

一定会来的幸福,吗…

那个圣诞老人一定是知道花语,所以才把这个给了我?
穿着大红的圣诞老人服装,带着假胡子,带著假鼻子眼镜。

那个时候,真的很痛苦。
一直在那里坐着,心灵和身体都整个凉透了…
该怎么说呢,总之觉得随便怎么样都可以。
反正,我是幸福不起来了…

在那个时候,给了我这颗种子还有热腾腾的奶茶。

“叮咚”
玄关的门铃声,把我拉回现实来。

“我是吉泽。”
是吉泽!!

变得高兴起来,一下子打开门,“好疼”,结果撞上了吉泽的额头。

“对不起,没事吧?”
虽然觉得不好意思,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开得太用力啦。”
这么说着的吉泽,站直身体,又戴上了飼框眼镜穿着一套吸汗运动衫。
“怎么把早上的那套给换掉了?”
“因为这样比较轻松。”
“早上那样的好啊。超帅的啊!”
“你看,又拿我开心了不是。”
一边揉着自己的额头,吉泽的脸有些红了。

“额头没事吧?”
说着踮起脚想要摸一下时,吉泽往后避开,有些生硬地推开我的手。

“我有买晚饭来噢。我想,你肯定会觉得麻烦,所以什么都还没吃。”
“好过分啊!不过被你猜中了。”
总算对我笑了一下。
“总之快进来。我想早点给你看花的。”

“噢~开了,开了呢。”
蹲在花的前面,说到:很努力呢,你这家伙。

不由得,连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和缓起来。
真的很高兴的样子

真的很纯真呢,吉泽她。

我正盯着吉泽的侧脸看着时,突然对上了她的视线,吓了我一跳。

唉?
怎么了?你在干什么?
伸出双手摸向自己的脸,拼命地确认着。

“fufu。眼睛好大好可爱噢。”
“啊!又来了,又耍我!”

“因为,吉泽,真的好可爱嘛!”
“你把人当玩具吗…”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我们一起庆祝吧?”


拉住眼前的手,对方将视线轻轻移开。
不经意般地小声地说道,我买了干杯用的酒。

真是不可思议啊。
和你在一起呢,内心会感到非常地温暖。

将玻璃杯并排在桌上,倒入吉泽买来的香槟。

干杯!

这次终于,是为开花的话而干杯了。

“好好喝,这香槟。”
“我想,这种前辈一定会喜欢的。”

“你对酒很熟吗?”
“我很喜欢啊。”
“该不会是个酒鬼吧。”
“那个啊,是啊。基本每天都喝。”

“真的?”
“是。”

就着一些家常菜下酒,一边聊天。

大学的事,就职的事,日常生活,最近看过的电影之类,各种各样。

吃完饭后,坐在沙发上发送,继续有说有笑。

似乎有讲不完的话。
我呢,像这样和刚认识的人这么快打成一片,是第一次。
不知怎么就是觉得温暖又开心。

不由得在想,要是这样的时间可以一直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该有多好…

“吉泽你就像太阳一样呢。”
“怎么突然说到这个?”

“非常的,温暖…”

说着,靠向朝日般温暖的吉泽的肩头。
“今天,我呢,睡得很安心的。可能,我这么安稳地睡,已经好几年没有了。真的很感谢。”
闭上眼睛。
感觉到手臂轻轻围来,支持着我的腰。

“真的好温柔噢。”

眼泪流了出来。

说那些可以吗?
对你的话。

因为对你的话,会想要说呢。
那天的事情,
还有,我家里的事情,也想说。

“今天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像这样,一直在前辈的身边的,所以。”

因为太过高兴,眼泪又涌了出来。


那一天呢,我一直在车站。

去年的圣诞夜。
那个时候,在两天前,我被一直交往的男友甩了。

因为他有劈腿,而我又紧追不放。
你这家伙太较真了。
被他说,只想和更玩得开的女人交往。

但我想一定能让他回心转意的。
我这么相信的,于是告诉他那天晚上6点,我会在车站等他。

如果他来得早的话,就会让他等。
所以我提早了一个小时,一直在等。
结果,直到过了12点,连日期都变了,他还是没有来。

在稍微等一下吧。
于是,我决定等到末班电车为止。
果然,他还是没有来。

真的很受打击,以至于更本都动不了。
还是要再等一下吧,还是有那么一点少少的期待的,再稍微一下,稍微一下下。
就这么傻乎乎地等着。

想着也要适可而止了,这么冷,都快被冻僵了。
可是,我开始笨蛋似地想,接下去怎么样都行。

就在那段时间里,车站的灯又开了,开始看到穿着西装的人影。
啊,是啊,那天是出勤日。

我还活着呢,不知怎么居然就想到这个。

天空开始泛白,已经不行了。
真的很绝望,真的已经结束了。

我是知道的。
已经不会来了。
可是,就觉得,大概是意念吧。
就是不想承认这一点。

结果,不论我怎么样,还是和我的妈妈一个样。

我家里呢,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外遇,最后他和我妈离婚,去了情人那里。
从那以后我就和我妈一起生活,从小就见识了很多心酸。
看着我们这样的情况的亲戚就给我妈安排相亲,然后我妈就再婚了。
这就是我现在的父亲。

之后,又生了妹妹,有段时间,笑容又回到了妈妈的脸上。
可是,不久,继父的工作开始忙起来,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外遇了。

在继父看来,不过是逢场作戏。
被人勾引,然后就那样敷衍一下罢了。

但是,妈妈无法原谅这样的继父。
于是,她把矛头对准了自己,而非继父。

“从公寓的楼顶一跃而下,当场死亡…”

吉泽的手用力将我拉向自己的身体靠紧。
紧到没有一丝空隙,牢牢贴住她的身体,感觉到她的体温。

吉泽她,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我明白,即使一语不发,却把我的心包裹了起来。
像这样,只是在我的身边,不知为何,就有种伤口被治愈的感觉。

这是第一次。
我这么坦诚地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

“──果然,吉泽你好温柔。”
吉泽将我的头贴向她的脸颊。

“没关系的。前辈一定会变得幸福的噢。因为,那花已经开了。是靠前辈力量让花盛开的。”

谢谢。

就这样,接着吉泽的肩膀,稍微哭了一阵。

抬头看去,吉泽开口说“这个肩膀如果可以的话,可以一直借给你。”
冲着我微笑道。

接着,左手继续支撑着我,右手努力伸过去想要拿纸巾盒。

可是似乎无论如何都拿不到,于是,我穿过吉泽的手,拿过纸巾盒。

“啊…”
吉泽不无遗憾地叫了下。
不过,还是谢谢你。

拿出纸巾擦去眼泪,回复明快的语调说:“喉咙,好像有点渴了。”


“啊,那我去拿红茶来泡吧。请稍微等一下。我去拿上来。”
说着吉泽站起身向玄关走去。
急着穿上鞋,转过身来。
“等下我回来,如果有需要的话,不论何时,都请使用。”
说着,砰砰拍了下自己的肩,出门了。

怎么会这么不可思议。

对柴ちゃん和美貴ちゃん都没有和盘托出的话。

“叮咚”
门同时被打开。

好,好快!

“哈,哈。我冲刺去拿的。好久没这么一步跨两级楼梯了。”

这么说着,拖着脚步向厨房走去。

fufu
这么急着去拿么。

“啊,牛奶该不会已经臭掉了吧?”
从厨房探出头来瞄着我的脸说。
“等下!那还不至于,吧…”

“哈哈。我可是好好地拿过来了。”
“又来!”
看着她贼贼的笑脸,连带着我也不禁笑了起来。

真的呢,很温暖啊。
从内心深处,感觉被包容了起来。
会想,能够一直在这个空间里。

不好意思,才刚刚认识罢了。
我却对你一个劲地撒娇。

站起来,走到正在厨房忙活的吉泽的旁边。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吉泽一言不发地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如果麻烦的话,我才不会借你呢。”
手又开始忙活起来,视线再次转会手上。
“如果麻烦的话,我不会冲上来。”
锅里红茶的茶叶浮了上来。
“如果麻烦的话,我不会给你泡红茶的。”
关上火,将红茶倒入杯中。

“不管什么时候,想要靠的话,都请告诉我。”
转向我的方向,注视着我的眼睛。
“从现在开始一直。不论何时,我都会给你泡好喝的红茶的。所以,不要想太多啦。”

再一次,我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只要你叫我,我马上就会飞奔而来,锵锵锵锵这样!”
“唉?这么啊?”
她突然这么说,我的眼泪也止住了。


“那个?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和么用的吗?中泽教授用过这一招,所以我也想来试试,不过…”

“fufufufu。只要你一打喷嚏就回过来吗?”
“啊,你知道啊?前辈也。”
“我以前也有听过那个课啦。”
“太好了。”

“那么,你会来么?”
“那要看实际情况啦,不过,我会尽量过来的。”

这么说着,她冲我敬了个礼。

“好了,红茶很好喝的。我们来喝吧。”

和吉泽在一起,会忘了时间的流逝。

一边喝着加了满满的牛奶的甘甜的红茶,一边毫无保留地继续着和吉泽的对话。

继父爱着母亲这一点,也是事实。
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原谅继父,考上大学之后就搬了出来。
至少,大学的费用和生活费让我来出吧,继父那么说也那么做了。
我和妹妹关系也很好,经常联系。

“那以后…”
嗯?
“那以后我们每天一起吃饭吧?”
听到吉泽这话,我抬起头来。

“啊,不是啊。如果前辈没问题的话。我,都是一个人吃,有够寂寞的。虽然是自己做,但是不和谁一起吃的话,会变的没滋没味的。最近,少少地这么想…”

“这么好吗?”
“我才是,想要问你好不好啊?”
“但是,会不会很勉强吉泽你?”
“勉强?我吗?”

“嗯。因为我,说了那样的话…”

“不会,不是那样的…怎么说呢,不过是听你说了些回忆。但是,谈不上勉强不勉强啊。啊,所以…”
吉泽的迫力好惊人。

“对不起,怎么都到说不好。但,我是说真的。我今天早上还有现在能和前辈一起吃饭,真的超高兴的。”

啊!!真是的!

突然,吉泽大叫一声,绕着自己头发。
啊,用压倒性的词汇量自言自语起来。

“fufu,谢谢。我很高兴噢。一起吃饭吧?”
“真的吗?”
“嗯!”
“太好了!”

‘那么,早上的话我大概是打工刚回来要睡觉。中午前辈要去上班,我想是不行的。每天的晚饭一起吃如何?啊,如果要和朋友吃饭的话,那边优先就可以了。”

“嗯。”
“我来做。”
“唉~那个不太好吧。”

“或者说,如果不是我做,会比较危险…”
“等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瞟向吉泽。

“啊,没什么。所以,就是我来做,前辈你来收拾好不好?那个,休息的日子,我们一起做吧!”

“嗯,那样的话不错。”
“好!那就决定了!好期待噢!”
做了个小小的胜利的姿势,好像真的很开心的样子。

──谢谢,吉泽。

为了不让我在意才这么做的吧?
对于笑的脸都快抽筋的你,我真是打心底里感谢的。
tb: (0)    com: (1)
 
不知道该说些啥,但又觉得老这样看不好意思
嗯,谢谢你的翻译
  by IKKI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